Reload Original PagePrint PageEmail Page

洋葱、DNSPod 奶罩:web1.0 时期原生的创新比现在多

36氪微信号:wow36kr

NEXT 「人物产品集」专栏,每周一个人物,让对产品有着狂热追求与独特品味的 NEXT 用户,和那些已经或者正在打磨着下一个惊艳产品的人,进行思考上的连接。这几日,「数据安全」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而本周的嘉宾,是安全领域黑客耳熟能详的「奶罩」;洋葱、DNSPod 创始人吴洪声。

我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班。这条街总是很热闹。LED 大屏幕滚动轮播着不同的创业项目,有人参观,有人拍照,有人拖着行李箱驻足攀谈。36氪、3 W,雕刻时光,Esse,Bingo,车库… 用不了 5 分钟就能走到头的街道,塞满了 50 分钟也逛不完的创业咖啡馆和孵化器。前不久,总理也来参观了,电视里说,「中关村创业大街是当前蓬勃创业生态的典型缩影」。

如果把中国互联网的时间往前拨一轮,那时没有创业大街,没有这么多的孵化器,Caoz,李兴平,阿飞,蔡文胜... web1.0 时代最响亮的印记,是那批「草根站长」;而最热闹的,是他们常聚集的落伍者、站长之家等论坛门户。

奶罩这个 ID ,是站长圈的常客。

奶罩真名吴洪声,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中国最大的域名解析和域名托管服务商 DNSPod 。域名解析服务,简言之,就是把一个域名解析为IP地址,这样用户才能打开网站,才能让不同服务器的网络互联互通,加快网站的访问速度和稳定性。在流量为王的 web1.0 时代,这也成为黑客互相攻击、干扰网站访问的首要切入点。

“那你应该认识很多黑客”,我说。“应该是很多黑客认识我”,奶罩笑。

2011 年, 腾讯 4000 万元收购了 DNSPod。14 年,奶罩来到北京,开始了自己的新创业项目洋葱,他要实现无密码的安全登陆。

“我现在也开始接触北京的创投圈,建立新的圈子”。

站长时期原生的创新比现在多

这个新的「圈子」,和他当年很不一样。

99 年,腾讯推出 QQ ;01 年,这批互联网尝鲜的站长开始从站长论坛聚集、活跃改为 QQ群。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奶罩无意中加入了 1Ting 站长杜雪骞创建的 QQ 群,因为 QQ 昵称(^●_●^ ) 的模样,在群里,他被赵明亮(一听音乐网副总经理)称为「奶罩」,这个 ID 也就此和他绑定在了一起。

“当年做网站,消息封闭加上语言的限制,没有资本,没有什么国外的东西可以抄 ,也没有那么强大的技术实力。idea 上比较接近本土,比较有原生性和创造力。比如 hao123 李新平的外链聚合等,都是很有创新的”,“但大部分也比较草根,比较粗糙。想法草根,实现手法也草根”。

奶罩回忆,他有一个站长朋友,网名就叫「举重」,创建了一个当时流量比 hao123 高的、叫「wu123」的网站。 “他不会打字,只能拿手写板,一年用坏两至三块手写板”,“直到现在,他和我们微信聊天,要么就是用手写板,要么就是他老婆代他打字”。

“而现在我接触到的创业者,好多都是海归’”。“拿着钱回来投项目的,多是北美的;拿着项目回来找钱的,多是欧洲回来的”,奶罩调侃。“投资人更加偏重海外有先例的、能够看懂的模式,看不懂的话,不太愿意投,甚至持有「先等等看,再多花点钱投你」的心态。导致很多的产品,都是抄国外的产品或模式”。

web1.0 时代「流量」为王。而内容,是「流量」的一个重要前提。导航站,下载站,新闻门户,小说门户,影视网站,小游戏...奶罩掰着手指也能数出 1.0 时代最常见的网站。他们称这些网站为「垃圾站」。“这批站长做了太多垃圾站了”,“很多都是通过蜘蛛程序,扒数据等方式得到”,“内容量大却很匮乏。信息同质化特别严重,这也是为什么百度一搜就那么多同质垃圾信息的积累”。

“但现在内容已经不是核心竞争力了”。回头看最早的这批站长,一些继续在自己之前的领域延伸,“但创业方向越来越细分,起点更高”;有些多次创业,已经做过很多个成功的 case,比如 CNZZ 的阿飞,开发了几款热门游戏,公司都在香港上市了,现在甚至开始进军智能硬件领域了;还有朋友跑去做传统行业了。“有些上市了,有些出国了,也有一些消沉了”,奶罩流露出一丝轻不可闻的叹息,仿佛在怀念一个逝去的时代。

被黑客打着长大

ASP,PHP,Ruby,Python… 奶罩会很多门编程语言,但他自学编程的方式很有意思。“我就是看到什么样的场景、判断哪门语言要用到什么场景去解决,然后就去自学。用到就翻书 ,用完写完就忘了;再有需求,又去翻书”。

大概是和黑客对抗「场景」太多,他也不知不觉积累了这么多编程技能。

刚创办 DNSPod 的时候,正常的情况下每天要应对 30 — 40 次黑客攻击,一天接招 200 — 300 次攻击的情况也不乏存在。奶罩回忆,那时候的生活状态,就是接到报警 — 对抗攻击,晚上一接到报警的电话铃声就立刻跳起来处理,持续一年没有过不间断的深度睡眠。这也导致了曾有两三年的时间,一听到电话响,他就“心跳加速,直冒冷汗”。

“每天主要在做的事情就是跟黑客对抗,被黑客打着长大 ”。

DNSPod 最早的根据地是在烟台。“招不到厉害的人,都是自己招进来之后一手带起来 ”。而他「带人」的方式,与自学编程的方法如出一辙。“都是「具体的事情 — 解决问题」,这样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学生时代就加入奶罩团队的灰兔子,现已是洋葱的联合创始人,传说中「把程序从 2 万 qps 做到 1000 万 qps 」的代码高手。

现在的洋葱团队,有 17 个开发人员。“前段时间清一色男生,后来招 BD 和行政,终于有女生了”。奶罩说,他们很强调「咖啡厅文化」。咖啡厅装修的办公室,不打卡,没有 KPI,任务驱动。甚至细细观察,每个小时大家坐的位置都是不一样不固定的,两三个或一群人围起来讨论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然后位置就变了。

「解决问题」依然是他的现在做事风格和团队风格。“我们半个月上一个新版本,通常情况下,都是这半个月把下半个月要做的东西给定了,把要做的东西列成任务,预定进度和时间,往 Asana 添加。事情没做完,大家都能看到,会影响到其他人和整个项目。所以目前没有过任何人拖延任务的习惯”。

当时想在腾讯做的,就是现在的阿里云

2011 年,DNSPod 被腾讯收购。到腾讯后,奶罩就提议,通过 DNSPod 的域名打包一系列企业服务,“这也就是现在阿里云在做的事情,那时候,国内还没有什么云计算的概念”。但这个提案并没有在内部收到重视。

“当时就是没见过那么多钱。想 20 万把 DNSPod 卖给蔡文胜,他没有要。腾讯 4000 万的报价超出心理预期,立刻答应了”。

谈起腾讯收购 DNSPod,他非常坦率。

谈起他做过,计划做和正在做的每一个项目,他也异常地自信和坦率。

“我要做的,就是颠覆的,未来感的东西。大家都做垃圾站的时候,我瞄准互联网最薄弱的环节;如果腾讯当时听取了我的意见,就不是现在阿里云和腾讯云的格局了;而洋葱,我要把它引领进一个无密码的安全时代”。

而对于最颠覆自己印象的产品,经历了互联网一路变迁的奶罩依然能够顺着时间的脉络一一细数出来。

97 年的时候,奶罩第一次接触视聆通,打破空间界限的「Internet」让他震撼了。但事实上,那只是局域网的延伸。

98 年,微软 FrontPage 98 的出世,“原来一个网页其实可以这么做,我看了之后就开始做网站”。

99 年,一个叫做「冰河」 的木马和同为湛江老乡的黑客黄鑫,让他非常佩服,“那是中国第一个木马,一点也不输海外产品,甚至比海外还要好”。

2000 年,是一个叫做「可乐吧」的 3D 虚拟情境模拟式社区,“ 3D、虚拟情境,走得太超前”。

“「榕树下」的前端页面,也对我影响巨大。据我所了解,那应该是国内第一个大规模采用样式表 CSS 等先进前段技术的网站 。当时我做网站,都是去扒榕树下的代码,学习它的前端。”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太多,多得我说不上来哪个最被震撼。如果硬要说,那就是 Path 吧, Path 的交互我很认可的。后来很多产品,也是照着 Path 的交互去抄的”。

--------


请在 App Store 及 安卓各大应用商店 内留下您的评价和建议,您的每条反馈对氪星都意味深重 (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