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产业思考和分析(一):虚拟现实产业当前思考

1、我为什么要写这个专栏?

随着VR产业最近几年的发展,无论在设备体验或者内容展示上,VR技术都有了极大的改进,其核心表现在硬件和内容两个方面。

  • 硬件上:新时代的几大头戴显示器都已经伴随着专业人员和媒体的褒奖推出了自己的第一代产品。这一代的VR硬件显示设备已经赢得了自己的核心消费人群,随着生产能力的提升,解决量产和成本的问题后,头戴显示器将为VR产业打下无比坚实的基础。

  • 内容上:同时这一代的VR显示器都拥有和自身紧密相关的服务平台,为其提供内容。无论是sony、微软或者steam都构建了虽然不完美、但是足够“震撼”的内容解决方案。同时facebook的入场和推动也展示了VR在未来社交网络上的重要性。

作为媒体的宠儿,VR几乎是PC时代最后的技术闪光点,并且对大众有非常直观、异乎寻常的吸引力。我们甚至可以乐观地认为,VR产品在今年对大众消费者的购买欲有了真正的说服力。

在体验了各种VR设备,同时在和各个相关行业从业人员充分沟通,并对这个新兴行业进行了长时间的深度观察后,我决定将我们的讨论和思考整理和记录下来。

这个文档将涉及以下内容

1、VR产品和产业

2、VR产业是否会重塑人类社会


VR,一场社会革命,或者什么都不是

VR不光是一次技术革命,更是一次有技术推动的社会革命。在这场技术升级中每个人都将通过VR获得改变生活传统的服务。

传统技术时代,要确定服务范畴,总会有前技术时代“遗民”拒绝使用新技术。VR时代将通过一种无需学习,无缝进入,和自然状态高度一致的操作方式改变每个人。

VR,不在提供技术服务,而是在提供生活。

这一段时间,有关VR新闻在媒体上出现的非常密集,同时VR体验舱-一种粗糙的早期产品-也逐渐出现在很多城市的大型商场内,并成功的颠吐了(字面意义)很多大胆的体验者。但是,就像文章开头所陈,但直到当下,VR只不过是一件仅能让核心玩家甘愿购买的设备。

事实上,在VR再次成热门概念的这两年,并没有拿出一个完整的产品。「VR」作为一个概念,成为了一种“因为知道的人足够多而成为独立分类”的炒作花瓶。但是,作为一个这样的「独立分类」来说很容易导致媒体的抛弃,例如前几年被热炒的3D打印。

在这个阶段,VR面对一个两难局面

向前,如果要打造“从技术革命到社会革命”,单凭当下技术厂商试图打造的有缺陷的生态链是很难做到的。

止步,如果只是更好的画面,那么笨重和眩晕将成为致命的短板,如果只有媒体性的内容或者作为大型游戏机的补充,那么对一般消费者几乎毫无意义。

VR产业只有一条道路,就是打造不可替代的服务,只有这样的道路才能获得整个产业真正的未来。我们将在下文明确什么是VR产品,并讨论什么是这个产业最迫切的事。也就是说,VR或者是一场社会革命,或者就什么都不是。

从绘画到沉浸式体验——什么是VR

如何将事物更全面、更真实、更廉价的呈现在人类感知中,始终是促进人类表达的历史的主要动力,为此我们发明了文字和绘画。随着技术的进步,电子科技再一次承载了这一梦想,同时也永久性的改变了人类表达的习惯。

通过绘制技术的提升,我们不单单可以呈现表现自然,甚至可以在绘画中增加自己的情感。对于绘画的接受者来说,“重现”只是内容呈现的基础,引起生理和心理的共鸣才是最大的需求,“沉溺”很好的表达了这种需求的正当性。

无论是17世纪的的全景画还是越来越逼真的电子游戏,技术始终从各个方面推动了人类的表现能力,当技术达到了人类对世界的感官认识的最低要求的时候,虚拟现实——VR就出现了。

VR的核心准则:使用技术手段,尽可能地满足人类的感官,最终达到甚至超越人在自然世界的感官效果。这种感官认识能力是人作为一个完整的接收设备,对自然的认识能力,包括了视觉、听觉甚至整个身体的感受能力。


(Battle of Borodino)

视觉是人类最关注的感官能力,所以在前技术时期就有很多以视觉“沉溺“为卖点的设备,从绘画、相机、走马灯、万花筒、拉洋片、全息照片、3D电影等等。在计算机图形学达到某个水准之后,人们就开始将显示器逐步改装,让其能欺骗视觉,让人类第一次进入了虚拟世界。

最早的VR设备主要是满足特定行业的需要,类如飞行训练。这些行业的需求展示了通过VR设备的三个:

l 目的明确,比如可以很好的降低特定行业的培训成本,富有商业说服力;

l 需求场景明确,比如使用者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视觉反馈上,肢体动作相对要求更小,对交互系统要求较低;

l 使用效果良好,比如使用者可以获得较高的训练成果。

但随着计算力廉价化,计算机带来了娱乐行业的大发展,电子游戏(无论是游戏机还是手机)已经成为娱乐产业的重要支柱。

在电子商业发展的早期,技术不成熟的阶段,就有技术大师试图将VR融入到电子娱乐中去,只是因为当时技术的局限性,并没有成功。但是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电子游戏和VR的天然契合点。

作为计算图形学的主要推动力量,游戏产业为行业贡献了主要的生产力,这一点也同样提升了VR产业的技术基础。相比起其他产业,游戏产业更了解从用户视角出发而非关注观众视角出发如何看待事物,而这,直接构成了VR产业的内容基础。

可以说,游戏产业追求的发展方向,正是VR的发展方向:

l 不再满足创作单人、单机、单个世界故事模式的内容产品创作模式,而是实现了多人,联网,沙盒模式的游戏模式。

l 允许用户不再作为内容的操作接受者,而升级为操作创造者。

l 实现从“体验”到“世界”的飞跃。

可以说,到VR这一步,游戏才真正超越了虚拟体验,将用户第一次提供虚拟世界的可能,即是从"接受的观众"到"可操作的世界"的可能。

VR,为何时现在

我们把眼光放到真实的世界线中来,会发现,真正为带来VR时代曙光,却是智能手机时代硬件厂商的无心之举。

对于大众市场来说,VR产品几乎等于VR头戴显示器,而一个显示良好的VR显示器必备的条件包含了陀螺仪、高清屏幕。而这两点,手机厂商早已在计算能力强大的智能手机中将之应用。

智能手机不单单促进了移动产业的变革,更促进了传感器、显示屏产业的升级换代,使得头戴显示器在显示和姿势判断上在技术方面有了非常廉价和成熟的解决方案。随着VR产业的蓬勃发展,以后说不定要尤其感谢这个可能被他们彻底取代的智能手机时代。

2012年,oculus以头戴式显示器为产品在产品众筹网站Kickstarter超额募集到了1600万美金,之后更是吸引了行业著名技术专家——Doom之父约翰卡马克加盟担任oculus CTO。

这件事情真正的高潮是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彻底激发了全世界对这件事情的兴趣和想象力,不单是收购的巨额花费,更使人们好奇的是,一个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选择了VR。

这被全行业看做是一个新的VR时代的开端,虽然之后几年每一年都被成为“VR元年“,但是大众媒体始终保持着对VR的兴趣,毕竟pc产业最近几年一直很难贡献媒体的热点。VR这个关键词因为被足够多的宣传,在媒体中成为了非常独立的报道分类,尤其是在内容和产品还非常早期的情况下,导致大众对其用了非常多的幻想。并且带动了其他和计算视觉相关的关键词的流行,例如增强现实AR,和对增强现实的再增强(MR)。

在虚拟现实市场未能拿出大众能普遍接触到的产品的情况下,很多读者都没有理解VR、AR这些名词面对的市场是什么。

(约翰·卡马克——伟大的游戏公司id的缔造者,创造了诸多跨越时代的游戏,例如德军总部、Doom、Quake。打造了FPS这个游戏概念,并且将其变成了一种文化潮流。当他厌倦时,他去造火箭。然而当VR出现时,他又回到了这个行业,VR是否又一次点燃了这位技术之神的热情。)


未完待续...